大叔不哭!漫谈《马里奥与疯兔》背后的爱与梦想

爱哭的大叔


  2018年已经到来。在过去的一年中,任天堂毫无疑问的是今年游戏产业最大的收获者之一。“红帽子”马里奥和“绿帽子”林克一统江湖的态势让许多老玩家有了一种放佛回到80年代“任天堂王国”时期的恍惚感。不过在赞美任天堂“天下主宰”的同时,另一款有着“红绿”帽子,有着马里奥、碧池公主、库巴以及一群疯狂兔子的游戏,也非常值得一提。



  《马里奥+疯狂兔子:王国之战》的特别之处并不是因为这款游戏将两个标志性的游戏角色揉到到了一起,事实上在马里奥的“职业生涯”中,在非正传的衍生游戏中出镜这种事已经算得上是稀疏平常了;也不是因为育碧和任天堂这两家东西方游戏巨头出乎意料的紧密合作,其实它们之间的良好关系已经持续了数十年。马里奥与疯兔背后更值得人们铭记和回味的,是一群游戏制作人对于游戏疯狂的爱、梦想与坚持。



作为业界明星,马里奥先生走过的片场可不少


  在今年6月份的E3展会之前,《马里奥+疯狂兔子:王国之战》的制作人Davide Soliani和开发商育碧米兰工作室只是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这个位于意大利的育碧游戏工作室成立于2001年,在《马里奥+疯狂兔子》的项目之前,工作室的全部27名员工都在为《幽灵行动》、《雷曼》、《舞力全开》系列提供技术支持。在育碧众多工作室的定位中,是一个实打实的“辅助位”。而直到E3展会上宫本茂在台上宣布了《马里奥+疯狂兔子:王国之战》后,被镜头捕抓到坐在台下激动的“泪流满面”的Davide Soliani才算是走近大众的视野。这位爱哭的胖胖中年大叔,却是凭借自己的爱与执着,做到了许许多多人一生都无法做到的事:实现自己的梦想。



今年E3的一道风景:“大魔王”的眼泪


与偶像的邂逅


  《大金刚》和《超级马里奥64》是Davide的游戏启蒙,从那之后他就成了是马里奥和塞尔达系列的忠实粉丝,更是将宫本茂视作自己的超级偶像。自小就感性且想象力丰富的他,除了玩游戏外,看书以及和伙伴们玩角色扮演游戏是他喜欢做的事。


  从工作经历上看,Davide Soliani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育碧老员工。1997年25岁的他作为一个游戏设计师进入育碧后,担任过许多知名育碧游戏比如《超越善恶》、《彩虹六号3盾牌行动:雅典娜之剑》、《雷曼M》等作品的制作人。除了开发新作品,Davide当时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专门为任天堂的当红掌机GameBoy和GameBoy Advance开发一些游戏。《古墓丽影:预言》(GBA)、《雷曼》(GBC)、《木乃伊》(GBA)先后在他的努力下成功的登陆了掌机,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育碧和任天堂持续多年的良好合作关系就在那时已经慢慢开始建立了。作为一个任天堂的粉丝,能够为GB平台制作游戏无疑让Davide十分高兴:“我真的超级自豪的。我记得当时有一篇评论,说我的游戏看起来就像个任天堂的游戏,我简直高兴坏了。”



GBC上的雷曼


  1999年洛杉矶的E3展会上,Davide第一次“邂逅”了自己的偶像宫本茂。当时他刚刚完成了一款新的GBC游戏《森林小泰山》的开发,并且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E3的展会。初出茅庐的他带着自己的游戏在展会中有点不知所措的紧张,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的偶像宫本茂时,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我甚至都没有打招呼,没有向他介绍自己,只是机械的拿着自己的游戏,走过去让他签名。宫本茂当时看了看我的游戏皱了皱眉,可能在想‘这可不是我的游戏啊’,不过他还是很绅士的签了名。”于是,那年已经27岁的Davide Soliani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离开了展会,那份来自偶像的签名成了他的至宝。


  再一次见到自己的偶像是在2002年,这次宫本茂来到了Davide的家乡米兰参加一个《塞尔达:风之杖》的媒体发布会。狂热的Davide无论如何都想与自己的偶像见上一面,但是这场媒体发布会好像完全不关自己的事,没有办法像99年那样光明正大的走过去见到宫本茂。于是Davide利用自己本地人的优势,给米兰当地所有的四、五星级酒店打了电话,假装自己是迷了路的宫本茂团队一员,想要知道宫本茂的具体地址。



在偶像面前说不出话的Davide


  那是一个周六的雨夜,持续的大雨和连续不断的折腾使Davide发了高烧,但是他不在乎。在等待了十个小时之后,Davide终于见到了从酒店出来的宫本茂,在将自己从育碧米兰带来的游戏送给宫本茂之后,宫本茂微笑着向他用当地的意大利语道了声晚安。“这是个神奇的时刻。我承认我太疯狂了,我已经丧失了理智。”Davide至今回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雨夜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激动。


  在这之后的职业生涯里,Davide参与过任天堂NGC游戏《高级战争(Battalion Wars)》的制作,也担任过动画改编游戏《丛林大冒险(Open Season)》的NGC、Wii版本开发设计任务。育碧和任天堂两家不同风格的游戏公司在不断的合作中寻找彼此需要的信赖和支持,而Davide Soliani似乎成为了两家公司之间的纽带。在担任过这么多任天堂平台游戏的制作人后,这位任天堂忠实粉丝即将迎来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



Davide参与过许多任天堂平台的游戏开发


梦想的启航与挑战


  2014年,任天堂和育碧的高层在多年的良好合作后决定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而负责将想法变为现实的人,就是Davide Soliani,这位爱哭的任天堂粉丝。“我和我团队被告知要与任天堂合作,做一个同时具备马里奥和疯兔元素的游戏,我们马上意识到这可能就是我们一生都在等待的机会。”Davide回忆道,“我们夜以继日的工作,以求创造出一个能凸显马里奥和疯兔特点的全新世界。这两个宇宙似乎距离很远,但是他们都是卡通的,都是幽默的,都是带给玩家快乐的。”


马里奥和疯兔的确有着相似的“快乐基因”


  团队开始头脑风暴,他们首先就否决了两个任天堂已经做到极致的游戏类型:平台跳跃和赛车。Davide表示从一开始团队就决定要做一些任天堂“永远不会做的”或者“还没有做的”事。虽然这给团队留下了广泛的发挥空间,最初的游戏类型创意多达十几种,但是团队对于XCOM系列和火焰纹章系列的热爱使得他们决定做一款回合制的马里奥游戏。“这并不是说因为任天堂没有这么做过,我们才选择回合制。而是我们真的对策略游戏非常热爱,希望能够有机会拓展它。我们也想知道我们头脑风暴出来的点子是否能够打动任天堂。”


  三周之后,带着游戏原始模型的Davide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宫本茂。而这一次他是作为育碧米兰的创意总监,要在会议上将自己团队头脑风暴的创意展示给宫本茂和任天堂。压抑住冲上前去索要签名的冲动,Davide顺利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事后他感觉自己几乎“被分成了两个人”。 Davide和团队的演示给宫本茂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不过还是对如何将马里奥这样一个纯粹的任天堂游戏角色融入到游戏中感到担忧。于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团队成员还是决定重新设计整个游戏原型,并大量的在所有任天堂游戏中寻找可以借鉴的元素,把它们加入到自己的游戏中来。



“我爱上了他的激情”宫本茂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到


  最终任天堂和宫本茂还是被打动了。“宫本茂对我们的三件事很感兴趣:我们对于马里奥世界观的理解、我们创造的新游戏类型以及开发团队的热情,特别是Davide。”育碧一位高层在回忆这段合作时这样说。当然了,严苛的任天堂也为这家育碧工作室定下了一些规则,以免马里奥出现在一些他们不愿看到的游戏中。宫本茂当时对Davide制作的新游戏有两个建议:不要做平台类游戏;不要让马里奥跳起来。不过Davide只“遵守”了一条:“最后我们还是让马里奥跳了起来,不过是在我们的系统和游戏规则里。他们对此非常高兴。”

  游戏制作的另一大挑战是Davide和他的团队如何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还原任天堂的标志性人物马里奥和他的世界。无论是马里奥简单的一个跳跃动作或是吃硬币时发出的音效,都是已经存在了30年的东西,不但无法去改变,就连最细微的瑕疵都难逃任天堂和粉丝们的眼睛。为此,育碧米兰决定在任天堂的指导下从最基础的角色动作开始,完全一帧一帧的通过手绘来从头做起。游戏完成时,里面的每个角色都有超过1200个动画动作,成吨的工作量换来的是流畅、自然而又原汁原味的游戏体验。



梦想的基础,需要从最小的细节开始


  Davide将工作室和任天堂的合作描述为“超级顺滑”的,这应该可以归功为双方的热情和责任感。“我们在许多小细节上下了很多功夫,许多东西从产品价值来说是完全不需要的。任天堂对我们非常的尊重,但在细节上也非常严格。比如马里奥眼睛的反射、马里奥每个姿势的细节等等。他们想要知道一切细节,并对游戏每个要素都反复尝试。” Davide知道,在任天堂的世界里,细节决定成败,“这真的很好,给了我很多安全感。任天堂有超过125年的历史,他们会你游戏的质量进行全面的反馈和预期。对我来说,他们就像是一块盾牌,让我们知道我们的游戏一定会到达一个高水平。”



志同道合的梦想家


  在《马里奥+疯兔》的制作过程中,宫本茂不是Davide合作过的唯一一位业界大佬。曾经为《大金刚64》、《黄金眼》、《文明》系列等无数游戏制作音乐的作曲家Grant Kirkhope成为了Davide理想中为《马里奥+疯兔》制作音乐的最佳人选。Davide对这位作曲家在视频游戏黄金年代时的表现记忆犹新:“他几乎是为了玩家真正的定义了N64时代的游戏音乐。我经常会有点怀念当年游戏的那些感觉,而我觉得在我们应该把这种魔力带到新游戏里。”


  制作团队立刻就和Grant Kirkhope取得了联系,邀请他去巴黎见一见这个正在开发的、“非常适合他的”、“和兔子有关的”神秘项目。“我还蛮喜欢疯兔的,我和我的孩子都看过它的动画片。”Grant很快的签署了保密协议,从洛杉矶赶到巴黎去看新的项目,自始至终他都以为这是另一款雷曼游戏,“我坐下来,Davide就打开了电视机,上面有个马里奥。我以为他们正在玩马里奥游戏,然后他开始控制这个马里奥走来走去。我当时就问他到底在干嘛,‘这是我们的新游戏,马里奥游戏。’”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Grant都面无表情,以至于Davide还以为他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我完全处在一个震惊的状态里,脑子一片空白。他们想让我为马里奥游戏作曲配乐!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曲家近藤浩治才能做的事!我怎么可能做到?”



Grant Kirkhope


  和Davide一样,Grant Kirkhope同样也是一个狂热的任天堂粉丝。走出育碧巴黎公司,一直回到旅店后,Grant才慢慢从紧张和难以置信中回过神来。在回去的飞机上,Grant就开始为游戏写了一小段配乐,制作组非常的喜欢,但是Grant也感到了肩上无比的压力。在为《马里奥疯兔》工作的两年时间里,Grant时刻提醒自己这是在为马里奥游戏制作音乐,而热情又严苛的Davide和对细节无比关注的任天堂也让Grant一刻放松不得。“Davide就是个挑剔的、专横的监工,每次我调好一个音,他都会让我再去试个一百遍。简直要了我的命。”而Davide对Grant的抱怨也不少:“有时候我不得不提醒他,米兰和洛杉矶之间有着7个小时的时差。他经常会在半夜打电话给我,让我听他新写的曲子。如果你不立刻回答他,他可是会一直喋喋不休的。”



工作中的Davide既热情又严苛


  两年的工作使这两位任天堂的同好建立起了不一般的友谊,Grant对于Davide的才华和热情十分的敬佩:“和Davide工作是件十分明智的事情,有时候你会为些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工作,这就很难了。而Davide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唯一的挑战是我得写两个半小时的音乐,工作量真的很大。”而作为任天堂的粉丝,在创作游戏中碧池城堡的背景音乐时,Grant借鉴了《马里奥64》的城堡主题曲:“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那是我95年开始工作后接触的第一款游戏。对我来说,用这首曲子演奏是绝对激动人心的。我把原曲分成几个小段,然后调整了调子后,寄给了Davide。他直接就哭了,他就是个爱哭鬼。”


过山车般的心情


  在经历了漫长的三年制作过程后,《马里奥+疯兔》在今年5月时已经处于开发的最后阶段。由于任天堂的谨慎和低调,这款游戏一直处于严格的保密中。但是随后由于游戏艺术图的泄露,让这款游戏突然间的出现在了玩家的视野中,并且引起了任天堂粉丝的巨大反响和批评。这些指责一度让Davide和他的团队感到意外和沮丧。“我以为玩家会有些负面情绪,但没想到有这么多。游戏泄露之后,我在论坛上看到许多的评论,诸如‘任天堂完了’、‘我感到很绝望’、‘这游戏能卖出去?’、‘马里奥被毁了’等等,等等无理暴躁的言语,真的让我很受打击。”



  在Davide的预想中,像他这样的任天堂的粉丝的确非常严格和挑剔。在面对非任天堂出品的马里奥游戏时,毫无疑问的会充满质疑和批评。但Davide打算用实际行动来突破这层障碍,让游戏的品质去使最严苛的批评家闭嘴。“我们整个团队都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个游戏中。我差点被女朋友甩了,因为她经常见不到我。不仅仅是我,米兰和巴黎的许多人都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尝试在游戏中实现自己的创意和想法,我们只想一次性的将它呈现到玩家的手中。但当时我们得到的反馈却是完全相反的,玩家对我们的艺术设定失望,疯狂的吐槽那个拿着手机的碧池兔子。”



当初被吐槽的碧池兔子,如今成了极受欢迎的角色


  强大的舆论压力使得性情敏感的Davide一度产生了自我怀疑。他发信息给远在洛杉矶的Grant,说他走错方向可能仅仅是因为人们讨厌他们。Grant试图让Davide不要再这样担忧下去,每个人都会喜欢这个游戏。但是即使是一名35年从业经历的大佬也无法消除Davide心中的疑虑和忐忑。


  幸好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6月份的E3展会彻底扭转了舆论的走势。“当我们来到E3展会后,我心情好了许多。我在想或许有些中立的玩家会转变自己的看法,但也有可能不会。” Davide说道,“但是一切在发布会开始就全变了,并不是因为游戏,当然也不是因为我。马里奥之父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就是在向所有观众和玩家宣布:这是一款高质量的游戏。”而当台上的宫本茂喊出游戏制作人Davide的名字后,坐在台下的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骄傲、兴奋、感激、庆幸等等感情包含在那些眼泪当中。Grant就坐在一旁,欣慰的看着这位“冤家”同事获得了他应该有的尊重。



茂叔亲自点燃全场


  “发布会结束后,我和Davide去了对街的一家餐厅。” Grant回忆说,“我们坐在那里还止不住浑身激动的颤抖。发生的一切依然让我们难以置信。我们就坐在那里,整整坐了一个半小时,互相什么都没说,只是呆呆的盯着对方。我们事先就知道宫本茂会上台,但是真的看到他拿着玩具枪站在台上,赞扬我们的游戏,还提到Davide的名字。。。一切真是像梦一样不真实。。”



爱与梦想


  即使是最狂热的任天堂粉丝都明白,宫本茂的站台并不能真的让游戏成功,卓越的游戏品质才可以。如今《马里奥+疯兔》已经成为了NS上最畅销的第三方游戏,游戏本身的质量也获得了媒体和玩家一致的认可。Metacritic媒体评分保持在85,玩家评分高达8.7。整个制作团队不光在媒体玩家面前饱受赞扬,在育碧内部也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美和祝贺。这个原本在公司处于纯辅助的工作室,终于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是协助其他工作室和项目,他们终于有了一款能够证明自己实力,让自己来到在聚光灯下的游戏产品。



  在《马里奥+疯兔》开发的过程中,原本只有27人的米兰工作室如今已经有了75位成员,并且依然在对外招募中。Davide对于工作室的构想是通过接下来几年的运转,能够保持在100人左右的编制。“就我的考虑来说,我希望保持一个小规模的团队。虽然团队的增长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项目,但我相信一支真正拥有激情和灵活思维的团队,最多就100人左右。你完全用这样一个规模的团队来制作一款畅销的游戏,并不是只有1000个人的团队才能做到。”



育碧米兰依然是一个小规模的工作室


  如今的育碧米兰工作室已经成了意大利当地的游戏产业支柱,虽然意大利人也很爱玩游戏,但是意大利游戏开发商数量却十分稀少。育碧米兰的成功可能会为意大利吸引打大型游戏制作商来到该地区发展。而整个米兰工作室中,除了意大利当地人,美国、中国、日本、西班牙等等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区的员工都曾经过《马里奥+疯兔》的制作,俨然已经是一个完全国际化的工作室了。



  在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后,游戏制作人Davide Soliani以及他的团队依靠自己的热情和努力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Davide的泪水、Grant的才华、育碧米兰的梦想伴随着马里奥亲切熟悉的笑容、疯兔们忍俊不禁的夸张表演,为我们诠释了又一个游戏产业里爱与梦想的故事。我们之所以如此热爱游戏,应该就是因为我们总是能够感受到这样纯粹的爱与梦想吧。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